第一屆亞洲管風琴大賽決賽指定曲第二組(二)|布拉姆斯(Brahms, 1833-1897):十一首聖詠前奏曲(11 Chorale-Preludes, Op. 122)進階篇

文/蔡純慧老師

編輯/樂品越樂

第一屆亞洲管風琴大賽決賽指定曲的第二組

任選一首布拉姆斯聖詠前奏曲。2017年7月19日(三)晚上於國家音樂廳的決賽音樂會中,參賽者會選擇哪一首?又會演奏出甚麼樣的風格?讓我們一起期待。於閱讀本文前,建議品樂者先參考《第一屆亞洲管風琴大賽決賽指定曲第二組(一)|布拉姆斯(Brahms, 1833-1897):十一首聖詠前奏曲(11 Chorale-Preludes, Op. 122)基礎篇》,對布拉姆斯的11首聖詠前奏曲建立一般性的認識。

布拉姆斯:11首聖詠前奏曲,作品編號122

布拉姆斯在1897年的4月3日過世,在他生命的晚年,他寫出了生涯中最後的音樂傳奇11首聖詠前奏曲,作品編號122(The 11 Chorale-Preludes, Op. 122)。布拉姆斯是在奧地利的避暑聖地Ischl所寫的,自1889年起,他每年都會到此渡假。不過布拉姆斯最後的這個假期卻是愁雲密布,因為克拉拉舒曼(Clara Schumann)才剛剛過世,再加上他自己罹患肝癌。

英國著名管風琴家Peter Willimas在管風琴季刊(Organ Quarterly)上發表了一篇評論,提到布拉姆斯聖詠前奏曲的獨特可貴之處:「因為布拉姆斯的高度,讓他的作品在某些方面來說變得很有趣,在他的音樂中有一種消沉。我不光指作品122號的死亡主軸,而是普遍的音樂風格所呈現的;管風琴的聲音最適合來演繹這些:閃耀的旋律火光或是戲劇性的精巧和聲與亮感節奏的動力。布拉姆斯在迷宮中藏了11個寶藏,每一個都精彩而令人滿意,對管風琴界影響深遠。」

介面操作說明

為方便品聆,文內做了些分段,以下功能可幫助品樂者讓影片跳到指定時間:
按下可讓Youtube影片從指定時間開始重新下載。
讓瀏覽器捲動到影片的位置。

完整操作為:→Youtube “Play”。

由於有些手機於播放影片時會轉為全螢幕,因此,較佳的閱聽環境為電腦、筆電或平板。

管風琴家:Kevin Bowyer

需要注意的是,影片中的演奏並不一定使用下文所述的音栓配置,也不一定演奏出如下文所述的情緒。品樂者可自行評判影片中每一曲的演奏與下文闡釋的異同,此外,也可參考下文的資訊,找尋及聆賞Youtube或個人收藏的其他版本。

表一:十一首聖詠前奏曲的禮拜儀式使用及型態

No. 聖詠 禮拜儀式使用 型態
1
我的耶穌,祢使我…(永遠歡欣)(Mein Jesu, der du mich) 受難節 帕海貝爾式對位
2
最親愛的主耶穌(Herzliebster jesu) 受難節 主題裝飾奏聖詠
3
喔世界阿~我必須放下你(O Welt, ich muss dich lassen) 安魂/受難節 主題裝飾奏聖詠
4
我衷心喜悅(Herzlich tut mich erfreuen) 復活節 帕海貝爾式對位
5
裝飾自己吧~親愛的靈魂(Schmucke dich, O liebe Seele) 聖餐禮 和弦式主題進行
6
喔~你們虔誠人是多麼地有福阿(O wie selig seid ihr doch, ihr Frommen) 眾聖徒節 聖詠幻想曲
7
喔神哪~你是信實的神(O Gott, du frimmer Gott) 升天節 帕海貝爾式對位
8
一朵玫瑰花的綻放(Es ist ein Ros’ entsprungen) 聖誕節 聖詠幻想曲
9
我衷心渴望(Herzlich tut mich verlangen) 安魂/受難節 主題裝飾奏聖詠
10
我衷心渴望(Herzlich tut mich verlangen) 安魂/受難節 和聲外音轉換手法
11
喔世界阿~我必須放下你(O Welt, ich muss dich lassen) 安魂/受難節 和弦式主題進行

首先,請看列表,是布拉姆斯使用在作品122的類型研究。在簡單和聲處理之上,布拉姆斯潤飾了一些聖詠成為詠嘆調的形式,有些加入間奏,或者將每一樂句當作主題用在伴奏的部份(Pachelbel形式),又或者在原始的旋律差不多完全消失時帶出幻想曲形式。

從列表中可以看出,差不多有一半是耶穌受難或安魂曲旋律。第五()到第八首是溫和、美好而冥想的;第四首()是爆發出歡樂的;而第十一首(),布拉姆斯的最後之作,是對生命溫柔的告別。管風琴家E. Power Biggs為這些作品做了很好的總結:「是為了紀念他最好且最忠實的朋友克拉拉.舒曼所作,同時前奏曲是布拉姆斯對於他自己生命的想法真情流露的證明。是(一種回顧及總結、一份對於年輕及理想的致敬,同時也是對於這個美好世界的告別。)這十一首前奏曲帶著憂鬱,但同時充滿溫暖,如同秋天一般的特質,是布拉姆斯所獨有的。」

因為這11首是傳統的德國聖詠前奏曲型式,同時也因為布拉姆斯曾經努力不懈的投身於發掘早期的音樂,特別是巴哈的音樂更是他所熟悉的;所以就產生了一個疑問:到底音樂的詮釋是應該反應出19世紀晚期還是18世紀早期的演奏?布拉姆斯的聖詠前奏曲需要能表現出布拉姆斯的時代,而不是巴洛克風格。它們當中的宗教本質、神聖性、超脫世俗、超凡特質,這些都被布拉姆斯以莊嚴、宏偉、有力的管風琴聲音,明確傳達,如同其他的浪漫派音樂。因此詮釋布拉姆斯聖詠前奏曲時,會發現從19世紀的脈絡來思考會有幫助。

並且布拉姆斯自1868年定居在維也納後,對於維也納Votivkirch教堂的3個鍵盤、61個音栓的Walcker管風琴相當熟悉。音樂學者考證後也證實最適合表現布拉姆斯藝術的樂器並不是巴洛克式的管風琴,而是那種力圖達到19世紀的型式,可以完美表達飽滿、熱情、靈巧的調性。

布拉姆斯的管弦樂編制法要求一個豐富的暗色混合。他偏愛的樂器是管樂器、中提琴、大提琴、單簧管。所以不令人意外的,他的管風琴作品也延用了相同的音樂本質。

總結作品122音栓配置的關鍵字就是「溫暖」,也就是弦樂管(Strings);如果他最喜愛的管弦樂效果之一就是聚集大提琴和中提琴,那要了解作品122有什麼方法比包含strings在音栓配置中更好?在第五()、六()、八()及第十一首()的吉他音型是最佳的柔和類弦樂管Celeste候選。如果有一個寬廣的中音大提琴弦樂管 Violoncello Celeste,也許正是第十首()的腳鍵盤旋律最需要的;那有什麼比讓第十一首() O Welt, ich muss dich lassen的最後音符,以安靜的Celeste飄揚至天堂更好呢!

當布拉姆斯沒有指明音栓配置時,他留下音樂術語的指示’forte ma dolce’,在第一()、第三首()以及第十一首(),意指”大聲並且甜美"或者是"大聲但不刺耳"。第五()和第八首()的"弱音",也許要求的是"甜美"或是"溫柔"的詮釋。第二()和第九首()是堅定、直率的,第七首()是迫切及憂鬱的組合,第十首()是哀婉動人的描繪。

而這些作品的速度較為簡單清楚的,是屬於浪漫曲風的彈性速度(rubato)。加入的漸強及漸弱標註,是為了能讓演奏更富有表情。一個微妙的漸快可能伴隨著漸強,一個漸慢跟著漸弱演奏。有人或者將其描述為一個細微的增加或減少強度。

除了演奏表情及速度記號外,布拉姆斯也指明了豐富的分句法。他清楚並蓄意地設定了分句模式,例如:建議附加連線的音符長度更久一些。

在一些聖詠中,布拉姆斯容許女高音部份有一個清楚可辨識的旋律,以便在其後移動片刻到內聲部。有二種方法來處理這些聖詠主題: 一是選擇"solo”獨奏音栓的特質,這樣在獨奏及伴奏之間主要的差異就是音量;或者另一個選擇是用對比色彩,單簧管讓男高音部份獨唱的誘惑是很強的。單簧管是布拉姆斯喜愛的樂器之一,適當使用,能夠表現得宜。

演奏者可以很容易的在腳鍵盤上演奏旋律。同時在大鍵盤(Great)和強弱音鍵盤(Swell)連軸,如此一來強音記號的部份在大鍵盤彈奏,與強弱音鍵盤的音量就可以表達完美的平衡。

布拉姆斯的聖詠前奏曲是非常特別的作品。許多管風琴家可能因為11首聖詠前奏曲的簡短而認為容易演奏,但是布拉姆斯複雜的聲部交織作曲方式,對於管風琴家來說太困難了,所以我們也需要花更多功夫在管風琴上展現圓滑奏及超級圓滑奏的風格。那些解開作品122號奧祕的人,不僅得到11首動人的個人曲目,他們所學到的更是可以運用在其他無數作品中的無價之寶。

布拉姆斯在迷宮中藏的十一個寶藏,歡迎品樂者7/19(三)來國家音樂廳,讓第一屆亞洲管風琴大賽的六位選手與您浪漫交會。

如果喜歡這些資訊,歡迎在臉書給我們一個讚!您將可以透過臉書知道最新發表的文章。
古典音樂欣賞筆記(樂品越樂):https://www.facebook.com/ClassicMusicNotebook
官方網站:http://www.feelmusic.com.tw/

發表迴響